民國的花鳥畫家群體佼佼者:人見人愛于非闇

2019-05-27 10:16作者: 新浪收藏

評論0

  在如今的拍賣市場上,藏家口味越發挑剔,要精細、漂亮、格調高、不俗氣,能夠同時滿足這幾個條件的畫家幾乎屈指可數。尤其是能做到艷麗與古雅兼得,這實實在在是一件難事,還好,畫壇有位于非闇。

  在民國的花鳥畫家群體中,于非闇可以說是把藝術和生活結合的最理想的一位,他在數百年后遙接了宋代院畫畫家們所追求的雅俗共賞、狀物象形,真正做到了意與古會、與古為徒,他那生動而又嚴謹的造型、濃麗而又絕俗的用色,真正使人過目不忘。他的市場表現在近年來穩中有升,正是藏家鑒賞水平不斷提升的結果。

  Lot103 于非闇(1889-1959) 海棠草蟲

  立軸 設色紙本

  丙戌(1946年)作

  題識:丙戌春二月,作于玉山硯齋。非闇。

  鈐?。河謖罩?、非闇

  出版: 《中國近代繪畫叢刊·于非闇》第92至93頁,(臺北)雅墨文化事業有限公司,2010年12月

  《名作抉微·于非闇·花鳥》第40頁,上海書畫出版社,2013年2月

  紀錄:(香港)榮寶齋、協聯古玩拍賣會,1991年5月17日,編號50

  100×34 cm。 約3.1平尺

  這件作品占了個最字,昆蟲最多的最?;乙還不爍魃淅嗍?、螞蟻二十八、蜘蛛一,種類多、數量多,尤其是太湖石上一字排開的螞蟻,令人嘖嘖稱奇。

  拍品局部,太湖石上的密密麻麻是排好隊的螞蟻,孔洞和側面都有

  太湖石上的螞蟻、孔洞中的蜘蛛,原本都是歷代畫家不以入畫的內容,卻被善于觀察生活的于非闇抓住、描繪,正是“藝術來源于生活”的最好注腳。

  拍品局部

  這些蜜蜂姿勢各不相同,蜂腿部用筆細勁有力,這是于非闇非凡功力的體現,也是鑒定他作品的法門之一。最特別的是右下方黃蜂的腿,用黃色和墨色交替表現,狀物精微已極。

  拍品局部

  海棠花瓣的色澤變化豐富微妙,生動美麗,花蕊則是于非闇拿手的瀝粉技法。

  拍品局部,注意右邊黃蜂黃黑交替的腿部

  Lot098 于非闇(1889-1959) 寶珠茶伴山雀鳴

  立軸 設色紙本

  丁亥(1947年)作

  題識: 胭脂染就絳裙襕,琥珀裝成赤玉盤。似共東風解相識,一枝先已破春寒。丁亥春,友以寶珠茶見貽,對花寫于玉山硯齋,非闇于照。

  鈐?。河謖賬接?、非廠居士、雕青嵌綠

  95.3×47.2 cm。 約4.1平尺

  這件作品描繪的花卉品種叫做寶珠茶,是茶花中的名貴種類,于非闇畫山茶的作品不少,但是畫寶珠茶的只有少見的幾張而已,畫家在題識中說是朋友送了他一株,故而用來寫生。

  寶珠茶實物

  相對于山茶的造型,寶珠茶的立體感更強,于非闇善于表現重瓣花卉(如牡丹),尤其擅長用顏色的微妙變化來表現花瓣的絲絨感。不同于小寫意畫家對花卉顏色的處理,于氏將自然界中粉色的寶珠茶處理成如緞一般的殷紅色,暗中若有光澤顯現,令人嘆為觀止。

  拍品局部

  于非闇作畫所用的顏料非常講究,七十多年過去了,這件作品的色澤依舊濃艷,品相完備,非常難得。

  Lot106 于非闇(1889-1959) 水仙鳳蝶

  立軸 水墨紙本 

  己卯臘月廿一日(1940年)作

  題識: 仙子凌波佩陸離,文魚先乘殿馮夷?;窖┭锪橐?,鼓瑟吹竽會舞時。海上瑤池春不斷,人間金碗事堪疑。天寒日暮花無語,清淺蓬萊當問誰。文修四兄同客都下,時當歲暮,用志往還。己卯臘月廿一日,非闇弟照。

  鈐?。赫?、非闇五十以后作、玉山硯齋

  紀錄:蘇富比(微博)香港,2008年10月6日,編號1060

  99.5×31.7 cm。 約2.8平尺

  水仙蝴蝶是于非闇的拿手題材,他初學工筆花鳥畫的時候,就是從趙孟堅的水仙入手,他家里還藏有一卷趙孟堅的水仙卷子,常常對臨,畫起來得心應手。

  不同于設色作品的濃烈,水仙題材有意處理成水墨,不著顏色,意在表現清雅高潔的品質。粉蝶的翅膀用墨皴擦,十分生動。

  拍品局部

  上款“文修四兄”是張大千的四哥名醫張文修,于非闇因為與張大千交好,與張文修也相識。1945年于非闇、張大千在中山公園聯合辦畫展,張文修還為他們寫《展覽緣起》,可見關系不一般。

  張文修(1885-1972)

  Lot107 于非闇(1889-1959) 巉巖閑眺

  鏡心 設色紙本

  乙亥(1935年)作

  題識:乙亥冬初,擬漸江僧,似蟄廬老長兄教,非廠。

  鈐?。悍淺?、于照私印

  紀錄:廣州拍賣會,2005年1月7日,編號217

  29×33.4 cm。 約0.87平尺

  于非闇以山水出道,后來在1935年經張大千勸說,轉攻少人涉足的工筆花鳥,并取得成功。在他的山水作品中,多是較為粗疏的風格,這件繪贈前清翰林、遺老陳云誥的小品臨仿清初四僧之漸江,是他不多見的細筆山水。

  黃山畫派畫家中,漸江的格調極高,陳云誥作為遜清遺老,很受時人尊重,于非闇選擇以清逸出塵的漸江一路繪贈,自有尊重之意。

  陳云誥(1877-1965)

  Lot105 于非闇(1889-1959) 跋張大千《霜林人醉圖》

  鏡心 水墨紙本 

  1953年作

  釋文: 聆喃堂主人發籬中珍襲之大千丙戌年(1946)所擬清湘老人《霜林人醉圖意》,命予題識。予與大千睽違五載,眷佇之深,無時不積,展觀佳構,如對故人。公之掀髯大笑,遄飛逸興,歷歷在目;公之粲花之論,驚世駭俗,言猶在耳。予與大千論交于乙丑(1925年)歲寒,時值公第一次北上來京。大千應汪兄慎生之邀,下榻小乘巷汪家老屋,周養盦會長領銜置宴。席間大千論及石濤,如數家珍,四座驚服。于是半丁先生意動,謂近搜得石濤山水冊葉,延請大千過陳宅一賞。大千遽見之下便直言相告,所藏乃爰三年前戲筆,并示其匿印之處。予親睹此事,是以知大千乃一真人,誠不虛也;是以愈知莊生與蝴蝶、大千與石濤,栩栩然未辨孰是。此件《霜林人醉圖》,乃一九四六年于海上大千畫展時以重金購得,今老非浣撫舊雨手澤,感慨萬千。予與大千多次同游京師香山賞黃櫨,扶醉而歸,彼情彼景,豈非此《霜林人醉圖》之粉本耶?今又深秋葉紅,予何時與大千把臂再入此山林?一九五三年霜降前日,于非闇謹跋識幸,燕堂詩人惠存秘賞之。 

  鈐?。悍情?/p>

  62.5×32 cm。 約1.8平尺

  這件作品的釋文很長,是于非闇為張大千《霜林人醉圖意》做的畫跋。作畫跋大都是一些套話,說畫家畫的如何如何好之類,但是于非闇這個畫跋動了感情,還爆了猛料,以第一視角記載了1925年北京畫壇的一樁公案。

  1925年張大千第一次來北京,本地藝界名家們設宴為他接風,酒過三巡之后聊起了石濤,恰好在座的陳半丁也是石濤愛好者,就約張大千去他家看新買的石濤冊頁。一行人來到了陳半丁家,冊頁一打開,張大千就跟他說東西是自己仿的,并且一五一十說的很清楚。陳氏大窘,張大千則出了大名。

  受傷的陳半丁

  當時的張大千還是個耿直BOY,話說的這么直接,其實他晚年也有些后悔,這在李永翹的《張大千傳》中有記載??雌鵠醇幢閌竊謔紊舷鹿蠊Ψ虻淖ㄒ禱遙ǔ擄攵∈茄Ч蔚模?,看畫也要走眼,古代書畫的鑒定,難??!

  Lot456 于非闇(1889-1959) 竹雀圖

  張伯英(1871-1949) 《般若波羅蜜多心經》

  成扇 設色紙本

  正面: 崔白《竹雀圖》世傳有二本,尺幅皆同,惟宣和御書“妙筆”二字者為真。戊寅(1938年)小陽,子丹四兄屬臨博笑,非闇弟照。

  鈐?。河謖沼⌒懦な?/p>

  背面: (文略)《般若波羅蜜多心經》。衰病余生遭罹屯,故惟冀我佛慈仁,迅拯彌天浩劫,敬寫此經,我愿無盡。丁丑(1937年)九秋,張伯英。

  鈐?。赫挪?、勺圃、清晏歲豐之室

  18.7×50 cm。 約0.84平尺

  這件拍品是于非闇臨崔白《竹雀圖》,背面是張伯英行書《心經》,題材非常討喜。于非闇的工筆花鳥之所以取得很高的成就,取法高古是很重要的一點,畫面中雙鳥、竹子的面貌完全是宋代院畫中的形象,嚴謹工細卻又不失生動,與元明之后帶有寫意的花鳥畫迥然有別。

  拍品局部

  Lot457 于非闇(1889-1959) 早有蜻蜓立上頭

  成扇 設色紙本

  己丑(1949年)作

  題識:嘯竹方家雅正,己丑夏五月寫于玉山硯齋,非闇于照。

  鈐?。河謖罩?、非闇

  19×50.5 cm。 約0.87平尺

  這件拍品也非常漂亮,荷花并非白色,而是淡綠色,紅色的蜻蜓和棕黃色的蜜蜂停留其間,蜻蜓的翅膀更是見功夫之處。

  拍品局部

  蜻蜓局部

  Lot462 于非闇(1889-1959) 紅葉伯勞

  孟錫玨(清末民國) 蘇軾《遷居臨皋亭》

  成扇 設色紙本

  正面:公穎仁兄方家大教,非廠弟照。

  鈐?。河詵潛Q

  背面: 我生天地間,一蟻寄大磨。區區欲右行,不救風輪左。雖云走仁義,未免違寒餓。劍米有危炊,針氈無穩坐。豈無佳山水,借眼風雨過。歸田不待老,勇決凡幾個。幸茲廢棄余,疲馬解鞍馱。全家占江驛,絕境天為破。饑貧相乘除,未可見吊賀。淡然無憂樂,苦語不成些。丁丑(1937年)夏,錄東坡詩。公穎仁兄雅屬,孟錫玨。 鈐?。河袼?/p>

  20×54.5 cm。 約0.98平尺

  這件拍品是北京文物公司舊藏,尺寸比平常的扇子要大一些。背面的書法是前清翰林孟錫玨1937年所書,正面的于非闇也是這個時期。

  伯勞局部

  Lot463 于非闇(1889-1959) 書畫合璧扇

  成扇 設色紙本

  丙戌(1946年)作

  正面: 味實仁兄正,丙戌初春寫于玉山硯齋,非闇照。

  鈐?。河謖罩?、非闇

  背面: 十七日先書,郗司馬未去,即日得足下書,為慰。先書以具示,復數字。吾前東,粗足作佳觀。吾為逸民之懷久矣,足下何以方復及此,似夢中語耶?無緣言面為嘆,書何能悉。丙戌春日,臨奉味實仁兄正,于照。

  鈐?。河謖罩?、非闇

  18.2×49 cm。 約0.8平尺

  這是于非闇少見的用泥金作于黑紙上的作品,所用的材料就比尋常紙墨名貴,正面繪梅、竹,背面章草臨《十七帖》。

  拍品局部

友薦云推薦

推薦新聞

  • 幾案一器閑雅生 博觀拍賣:藏器

    文人藝匠的造物,雖不若有宗教的力量和磅礴的氣勢,但亦不失為精致生活和溫雅氣質的產物。2015年博觀春... 2015-03-26

  • 匡時2015迎春拍:大師趙之謙

    在績溪縣城東街,有片胡姓住宅區,稱“金紫胡",因宋代名臣胡舜陟獲封金紫光祿大夫而得名。金紫... 2015-03-18

  • 佳士得紐約破四項世界紀錄

    佳士得紐約于2015年3月17日到21日在紐約洛克菲勒中心第一次舉辦亞洲藝術晚間拍賣(網上拍賣從3月... 2015-03-18

中國互聯網協會 北京互聯網行業協會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北京盛藏藝術品有限公司 ?
服務電話:400-813-99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