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德春拍推高島菊次郎舊藏石濤《山水花卉冊

2019-05-20 14:24作者: 雅昌藝術網專稿

評論0

中國嘉德2019春拍“大觀——中國書畫珍品之夜·古代

6月2日(周日)晚上 順延

嘉德藝術中心拍賣廳 A廳

石濤(1641-1707年后) 山水花卉冊

水墨紙本 設色紙本 冊頁(十開)

32.5×24.5 cm(每幅) 估價:RMB 5,000,000-7,000,000 (10)

鈐?。呵逑胬先耍ㄈ危?、阿長(二次)、前有龍眠濟(三次)、癡絕(二次)、清湘石濤(二次)(參見《中國書畫家印鑒款識·石濤》54、23、39、49、60印,209-210頁)

鑒藏?。號嘀涿?、戴氏芝農藏書畫印、培之清賞、戴植培之鑒賞、翰墨軒芝道人供養、芝農秘玩、潤州戴植字培之鑒藏書畫章、聽鸝館主人、潤州戴植清賞、培之所藏、高島氏槐安居、高島氏槐安居收藏金石書畫

關于石濤《山水花卉冊》

文 / 邵 彥(中央美術學院 教授)

這部十開本冊頁的題材包括山水中的人物、竹石和花果,五開水墨,三開淺絳,兩開花卉則施以艷色。除一開山水人物畫《釣艇圖》署“清湘石濤”款,其余九開都題有詩句,其中個別錄古人舊句:《孤石峰》一開題“空山無人,水流花開”,稱“拈坡公語”,蘇軾此句又源出于唐人司空圖《二十四詩品》;《墨竹》一開題“一夜秋聲落人耳,拈白石翁句”,則是明代畫家沈周的詩句,其余七開都是石濤自撰的詩句。題字的書法以楷書和隸書為主,也有個別篆書和行書?;嫠淙徊⒉桓叢?,但精心構建,用筆頗為精細,墨法和水、色法則利用紙張的半熟性能,時時制造濃淡、干濕相破的效果,自由滲化,妙趣橫生,尤其是山水人物畫《憑君移棹出江隈》以及畫石的《孤石峰》兩開表現得最為出色。這是石濤在南京時期(1680-1687)受到髡殘作品影響后經常采用的一種技法。它們可能不是在一天之內完成的,而是興之所致,隨意點染,隨畫隨寫,延續數日甚至十數日之久。

《釣艇圖》:清湘石濤。

《孤石峰》:空山無人,水流花開。大滌山人偶拈坡公語。

《墨竹》:一夜秋聲落人耳。拈白石翁句。

《憑君移棹出江隈》:一碧嵐光四望開,憑君移棹出江隈。欲知縹緲長吟處,正在秋風百尺臺。

此冊雖然未署年款,但從署款“清湘老人”“清湘瞎尊者”“大滌山人”以及鈐印“清湘老人”可知為石濤晚年在揚州、筑大滌草堂定居之后(約1697-1707)的作品?;系男】炔桓叢縋甑鬧贍凵?,又褪盡了火氣,顯得溫潤內斂,一派晉人風韻;隸書也不專以筆力粗厚取勝,用筆雅致秀潤,反映了他在揚州安居之初,生活安定,心情是很不錯的?!豆率濉芬豢獻櫚男捶ú煌詒孀罨蛘咼髂┣宄醮蠓剿狹饜械淖楸晏?,而近似于徽派印章上的篆文,除了從早年宣城時期(1666-1680)就可能接觸到歙縣籍印人程邃的作品,更有可能是在南京時期受到晚明在此活動的徽派篆刻開創大師何震遺存作品的影響。

《孤石峰》中的篆書近似徽派印章上的篆文,可能是在南京受何震篆刻作品的影響。

石濤晚年還俗之后,經濟來源就依靠筆耕硯田,因此存在圖稿和題詩反復使用的現象。從題詩方面來講,《漁人罷釣歸》一開的題詩“流水含云冷,漁人罷釣歸。山中境何事,落葉鳥同飛”,據朱良志的研究,曾見于清人汪繹辰輯《大滌子題畫詩跋》,陸心源《穰梨館過眼錄》卷三十六《贈石溪山水冊》,以及美國納爾遜-艾金斯藝術博物館所藏名作《苦瓜妙諦冊》,“山中”一句個別字寫法略有不同(見朱良志《石濤詩文集》第90頁,北京大學出版社,2017年)。另外《青山獨釣》一開的題詩“對岸有青山,獨釣愛奇絕。得句懶歸(來),擬欲待明月”和《雞冠花》一開的題詩“霞色涵秋色,層層照眼明。移來宮紙上,光艷若登瀛”都曾見于故宮博物院所藏石濤《山水花卉冊》八開冊,個別字略有不同(見朱良志《石濤詩文集》第99頁)。

《漁人罷釣歸》:流水含云冷,漁人罷釣歸。山中境何事,落葉鳥同飛。

《雞冠花》:霞色涵秋色,層層照眼明。移來宮紙上,光艷若登瀛。清湘老人濟。

從圖稿方面來講,本冊中的《墨荷》《芙蓉》《雞冠花》三開都可以從美國普林斯頓大學藝術博物館藏石濤《人物花卉冊》中找到近似的原型。普大這本冊頁上使用的款識有“苦瓜老人”“小乘客濟”“老濤”“原濟”“石道人濟”等,有一開吳肅公對題在1695年。石濤從北京返回揚州是在1692年,但遲至1696-1697年間才筑大滌草堂,以為歸老之所。所以朱良志先生推測同普大冊頁可能作于1694-95年間,入住大滌堂之前(見朱良志《石濤研究》【第二版】第三十五章,第668頁,北京大學出版社,2017年)。本套十開冊則是住大滌堂中時,利用舊稿改繪的。

《墨荷》:根老子香兩奇絕,世人豈復知從來。清湘老人濟偶意。

《芙蓉花》:綠潤云深溪水斜,煙塵隔斷岸生花。滟光蕩日開朝錦,露影沉波墮晚霞。翡翠背人如數息,白鷗逐浪似乘槎。一番葦雨澄清極,歸棹忘機醉若耶。清湘瞎尊者濟。

▲ 參考圖 石濤《人物花卉冊》(美國普林斯頓大學藝術博物館藏)

普大本為石濤精品,其為學界所重視之處有兩點,一是此冊為黃硯旅舊藏,二是此冊有李瑞奇忠實摹本,亦存普大博物館?;蒲飴妹?,字燕思,號硯旅,歙縣人,寄籍江都,好行旅,能詩文,好收藏書畫,他既是石濤的重要贊助人,又曾托友遠赴江西向八大山人求畫。此冊應當就是石濤直接畫給黃硯旅的精品。對題者黃生、汪穎、唐元甲、吳肅公皆為明末清初的學者,大多為徽州人,大多活動于揚州。這從側面證實了普大本的可靠性。

李瑞奇摹本亦步亦趨卻不板滯,也能做到造型精準,筆墨圓融,表現出極高的水準。李瑞奇是張大千在上海的書法老師李瑞清之弟,是一位不以書畫知名的文人。后來兩本冊頁都曾歸張大千收藏,并都轉售給了美國收藏家阿瑟·賽克勒,最后由賽克勒捐贈給普林斯頓大學藝術博物館。筆者多年前曾經去該館提看這兩部冊頁,左右并置,難分軒輊,令人驚嘆。王妙蓮、傅申所著《鑒定研究》對這兩部冊頁進行了詳細研究,指出它們反映了民國時期上海李瑞清門下弟子所受到的深入的傳統訓練(見Marilyn and Shen Fu, Studies in Connoisseurship, Entry XXI,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73;《鑒定研究》展品個案第二十一篇,邵彥中譯稿,未發表)。

本圖冊雖然未經張大千收藏,但他曾經過眼并臨摹。2010年嘉德秋拍出現過一本張大千為黃凝素作《山水花卉集錦冊》(Lot1178),就是臨摹本冊中的八開,題詩亦基本照錄,只是張大千的筆墨顯得清新和輕快一些,書法也不拘于石濤原樣,而是照自己的面目放筆書寫。他應該是在日本見到這本石濤冊頁,臨摹時會回想起那段師門歲月。

上圖為2010秋拍,lot1178張大千 《為黃凝素作山水花卉集錦》,以9,296,000人民幣成交。

是冊曾經清人戴植及日本高島菊次郎收藏。戴植活動于道光前后,江蘇丹徒人,字培之,號芝農,一號成芬,別署誠庵、芝道人、聽驪館主人、培萬樓主人、翰墨軒主人等,本冊中有其收藏印十方,如“培之珍秘”“戴氏芝農藏書畫印”“翰墨軒芝道人供養”“聽鸝館主人”,每開一方押角章,印文印面無一重復,可見珍愛之至。戴氏所藏書畫后來大都歸于上海博物館,此冊則流往東瀛,為著名實業家及書畫收藏巨擘高島菊次郎所得。

石濤《山水花卉冊》外觀

盒外有高島菊次郎“槐安居”標簽

日本在明治維新后興辦了一系列現代實業,也產生了一批財閥,還受歐美現代收藏制度影響,產生了一批實業家兼藝術收藏家,其中熱衷于收藏中國文物藝術品的那批人,大多擁有深厚的中文功底和中國文化修養,高島無疑是其中的代表人物。這個時期的藝術品流往日本也稱為“今渡”,以區別于明治維新之前一千余年間的“古渡”。

高島的主業是造紙業,抗日戰爭后期赴滬任華中振興會社總裁?;姓裥嘶崦?,實際卻是日本政府在上海的代理機關,緊扼經濟實業命脈,保證一切都符合日本統治的國策。高島位高權重,他的公館里總有中日兩國軍政商界的要人出入,還有文化界的書畫家。他的書畫收藏始于1922年,在侵華戰爭時期達到高潮。他為自己的藏品室取名"槐安居",也是為了紀念以紙業稱雄的事業經歷。高島晚年將所藏的中國書畫、碑帖等大批文物捐贈東京國立博物館,后來其家屬又陸續捐贈。此冊流傳于市場之上,殊為難得。

?《石榴》此中簇簇萬千點,白粉朱砂畫不成。似他終有頑皮裹,生出乾坤那得名。

中國嘉德2019春季拍賣會

預 展

5月30日—6月1日

北京國際飯店會議中心

嘉德藝術中心

拍 賣

6月2日—6月6日

嘉德藝術中心

 

 

友薦云推薦

推薦新聞

  • 幾案一器閑雅生 博觀拍賣:藏器

    文人藝匠的造物,雖不若有宗教的力量和磅礴的氣勢,但亦不失為精致生活和溫雅氣質的產物。2015年博觀春... 2015-03-26

  • 匡時2015迎春拍:大師趙之謙

    在績溪縣城東街,有片胡姓住宅區,稱“金紫胡",因宋代名臣胡舜陟獲封金紫光祿大夫而得名。金紫... 2015-03-18

  • 佳士得紐約破四項世界紀錄

    佳士得紐約于2015年3月17日到21日在紐約洛克菲勒中心第一次舉辦亞洲藝術晚間拍賣(網上拍賣從3月... 2015-03-18

中國互聯網協會 北京互聯網行業協會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北京盛藏藝術品有限公司 ?
服務電話:400-813-9977